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英雄问鼎(书号:46175

第一百六十章 宋义失策起风波

作者:任淮浦
    沛公和彭越联合起来打败王离后,就赶紧派人向卿子冠军报告情况。这时卿子冠军才率领救赵的部队来到东郡成武县的安阳邑,这个地方还在沛公军队的后方,非常安全,卿子冠军就在军营里和将士们举行宴会。当他听说王离被沛公打败时,就大笑道:“王离是秦国的名将,却被刘邦打得如此狼狈,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我二十万大军屯扎在这里的缘故吗?”使者就问:“冠军大人,此话怎讲?”宋义就解释道:“楚国的大军在此,王离怎么敢打仗?就是吓都吓跑了!小孩子都明白的事情,你还不明白吗?嘿嘿!”宋义说罢,就下令道:“今日宴会结束后,各位将士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待命。没有我的将令,不许来说军务之事!”使者感到莫名其妙,等汇报完了,却始终没有发现项羽在什么地方。等他走出军帐后,就向军士们打问副将军何在。有人就给他指路说:“副将军在那边的营帐里。”使者就向项羽的营帐走来。

    使者见到了项羽后就把沛公在巨野泽大败王离的经过叙述了一遍。项羽听罢,非常高兴地说:“我哥哥打败了王离,真是大快人心啊!我俩在彭城结义,相约要共同消灭秦国。可我现在空怀报国之志,却无处施展啊!”使者见项羽忿忿不平,就问有什么难处。项羽道:“卿子冠军慢军不进,真是急死人了。”使者问:“自古救人如救火,怀王命令上将军前往河北救赵,可是现在为何停滞不前呢?”项羽回答:“我也不知?卿子冠军只是命令大军在此屯扎,不再前进半步。我整日心急如焚,茶饭难进,哪有心思宴饮啊?嗨!我只盼望上将军一声令下,我就可以前往河北与秦军战斗啦。可他整日若无其事地饮酒作乐,好像没事人一样,唉!真的不知道他有什么策略?”使者听了项羽的话,就拿出了沛公的信交给项羽。项羽打开信,见上面写着:

    自从与贤弟结义,真是快意人生。我读书虽然不多,但也粗知一些古人的事情,每当听到羊角哀和左伯桃以义气为重的事,我的内心没有不震撼的,所以做人要讲义气,不能违背良心,这也是人们所称道的。我与贤弟同受怀王之托,分兵击秦,上次接到卿子冠军的命令,就好像是得到了贤弟的命令一样,才打了胜仗,这都是仰仗贤弟的威名啊!兄长我不敢自视功高,就是披肝沥胆,也难以表达对你的敬仰之情。话不尽言,纸短情长,只期待你早日立功,战胜秦军,以雪国耻家恨。

    项羽看完信就非常感慨地对使者道:“你回去告诉我兄长,我一定要用实际行动来证实我救赵的决心!”使者就告辞回去了。

    此日,项羽来到卿子冠军的大帐前,请求进见。卫兵们道:“昨日冠军大人就有令,任何人不许进见。”项羽沉思了一会儿,就只好回去了。又过了两天,项羽再次来到卿子冠军的军帐前,卫兵通报,可是卫兵们还是阻拦道:“冠军大人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请将军回去吧!”项羽对军士道:“我有要事商议,你快去通报冠军大人。”卫兵不肯。项羽就一把就将卫兵推倒在地上,卫兵一个狗吃屎摔晕了。别的卫兵一看就慌忙进去禀报。

    一会儿,卫兵走出来说:“冠军大人有令,不见任何人。”项羽就愤怒地回到了自己的帐中。项羽坐了一会儿,思来想去,气不打一处来,就派人去请范增。一会儿,范增来到帐中。项羽就坦率地对范增道:“怀王让我们救赵,把二十万军队交给上将军,这是关系到天下兴亡的大事,可是上将军来到此地后,一日三餐,一顿也不少,安营扎寨,一点儿也不慌乱,就好像没事人一样。可是赵国君臣被困,这自古救人如救火,可上将军如此行事,这究竟是为什么?范增笑道:“上将军郑定自若,胸有成竹,你怎能妄自猜测?”项羽感到莫名其妙,就问范增为什么不再前进了。范增抹着长须回答:“我前几天已经告诉你了,上将军没有心思去救赵!”项羽一听这话几乎惊得要跳起来,就急忙问这是为什么。范增睿智地回答:“从彭城出发时,怀王就向各位将领约定:谁先入关就做关中王。现在上将军一心想做关中王,所以对救赵并不感兴趣啊!”项羽吃惊道:“这不是违抗王命吗?”范增道:“上将军如今大权在握,他未必会受怀王的节制。”项羽就焦急道:“他想干什么?”范增道:“你先别急,老夫也还不清楚他的想法。明天我亲自去见他,先声明北上救赵的重要,看他怎么说。”话刚说完,忽然有人走进来报告:“冠军大人请二位将军前去,有要事相商。”项羽和范增以为要出兵了,就兴冲冲地来见卿子冠军。

    二人刚走到军帐门口,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香味,走进一看,见里面已经摆了丰盛的酒宴,还奇怪的是上首坐着一个陌生人。陌生人见项羽和范增走了进来,就起身作了个揖,然后就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了。卿子冠军见二人进来了,就笑着指着那个陌生人道:“这位是齐国派来的使者,也是我以前出使齐国时结交的朋友。他来到军中,是想和我国通好,并且请求派一个人去齐国担任丞相之职。我想和二位商量一下,看派谁去合适?”项羽一听是齐国的使者,气不打一处来,就正颜厉色道:“上将军,以前武信君解了东阿之围西进,田荣却置之不理,以至于武信君遭到章邯的偷袭,为国捐躯,楚军也损失惨重。现在齐国来通好,是想抹杀过去的罪过吗?况且怀王命令我们去河北救赵,哪有心思去做齐国的鸟丞相?自古救人如救火,现在请上将军迅速发兵北上,不要听信齐人的鬼话,而耽误了救赵的大事!”

    卿子冠军不悦道:“与齐国通好,这关系到天下的存亡!而副将军口口声声说些家事私仇,你怎么如此狭隘?”项羽听卿子冠军如此一说,心里很是不服气。范增就急忙打断道:“上将军想与齐国通好也可以,不过派谁去担任丞相应该由大王决定。我们做为将帅,只考虑打仗的事。现在大军迟迟不进,这是贻误战机啊?”卿子冠军道:“三川是天下的根本,如果不率先夺取,实为军事之失策。我志在灭秦,不在乎一两场战斗!”范增道:“将军说的没错,可赵国的求救使臣接连到来,上将军应该奉命解除巨鹿之围才对啊?”卿子冠军道:“章邯和王离带甲数十万,雄踞河北,现在和赵国对峙。常言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我之所以不率先进兵,就是坐山观虎斗,等一虎吃掉一虎,必将收全功。这是我的计划,你们不懂啊!”范增争辩道:“所谓‘二虎相斗’,是指两方实力相当。可现在秦强而赵弱,秦军加起来不下三十万,而赵国独守一城,兵微将寡,又粮草不济。王离和章邯围攻巨鹿,就好像是两只饱虎守着一只饿羊,虎饿一定吞掉羊,体力将更加强壮,哪来‘两虎相斗’之说啊?”

    卿子冠军又继续道:“赵军虽然比不上秦军,可能够坚守到现在,不也说明他们很有实力吗?”范增道:“总之,我军再不能拖延了,如果北上就和赵军夹击秦军,秦军必将被击破。然后入关,大事可定。”卿子冠军想了一会儿,又道:“老将军的话是有些道理,可现在齐国主动要和我国通好,若不答复,就会失去大国的邦交。国家和人一样,没有朋友怎么能行啊?”这时齐国的使臣也霍地站起来道:“齐国和贵国真心通好,你们怎能怀疑?”范增当即表示:“和齐国通好可以,这事应该交给大王去处理。现在秦强赵弱,若是再等下去,秦军必胜,赵军必败。秦军战胜赵军后,力量就会更加强大。以章邯之智,王离之勇,我军将无法战胜,况且王离刚刚被刘邦打败,应该趁他逃回之际,一举出击,巨鹿之围就迎刃而解了。”卿子冠军冷笑道:“老将军平素以谋略著称,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打仗不能光凭血气之勇,你们哪里知道我的将略?”范增道:“再等待就是贻误战机,将军有何将略?”卿子冠军道:“将略是机密大事,不能轻言啊!”范增道:“可是大王之命怎能违抗?”卿子冠军就冷酷地回答:“‘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断然拒绝了二人的请求。项羽就愤怒地走了出来。范增也随后跺着脚失望而出。

    接下来的几天,卿子冠军和齐国的使臣频繁往来,他们只谈论齐、楚邦交,再未提及救赵的事情。卿子冠军还从平阳召来了儿子宋襄,就私下里决定:要把宋襄送到齐国去担任丞相。宋襄来的这天晚上,卿子冠军又和几位齐国的使臣大摆酒宴,高谈阔论,谈的不亦乐乎。

    项羽听说了此事,就又来找范增说:“上将军一意孤行,已经把他儿子接来了,听说还要派去齐国当官呢,我们应该怎么办?”范增说:“先等等看,看他如何行动?”于是就邀请项羽和陈平一齐去巡视军营,三人就来到营中。这时已是十月天气,天气非常寒冷,士兵们只穿着单衣,又裹着战甲,就蜷缩在营帐里互相取暖。项羽又问饮食情况。军士们回答:“只吃了一些粗米蒸的素饭,勉强填填肚皮而已。”项羽听了这些,见士兵军营的这种场景跟卿子冠军整日大吃海喝的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愤慨极了。有人又问大军为何停滞不前。项羽只好回答:“这是卿子冠军的命令!不过请你们放心,我明天再去和他商议,我们必须北上!”军士们听说项羽对卿子冠军的命令也不能理解时,就异口同声地道:“请副帅一定要效法武信君啊,我们可不能做缩头乌龟!”项羽听了大家的话,心里很受感动。

    次日,项羽又来到卿子冠军的营帐前,要求卫兵通报。卫兵还是不肯。项羽就拔剑杀了卫兵,然后闯了进去。卿子冠军因为酒醉还没有起床,此时见项羽闯了进来,大怒道:“你身为副将军,为何不懂规矩?”项羽愤声道:“你不许我进言是何道理?”卿子冠军还在大声呵斥项羽。项羽强压怒火道:“我和你同受怀王重托,现在赵国危在旦夕,我军若不北上,巨鹿之围何时可解?”卿子冠军就怒斥项羽道:“要拍死牛背上的大蠓虫,就不能杀牛身上的小虮虱。我的胃口在大不在小,现在秦军全力围攻赵国,如果秦军获胜,他们一定会疲惫。我军就趁其疲惫之际,突然发起进攻,必将大获全胜。可要是秦军败了,我军就调头西进,一举攻入咸阳,秦军自然会不战而降!现在就是我们坐收渔利之时,如此浅显的道理你难道不明白吗?若论披坚执锐,冲锋陷阵,我确实不如你项羽,可要是坐下来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之外,你就远远不能和本帅相比啦?你还是回去好好地读一下兵书,我真不知道你叔父当年是怎么教你兵法的?”卿子冠军说完,还气得吹胡子瞪眼睛。项羽没有想到,卿子冠军竟然如此指责他,还提到已经死去的叔父,就仿佛是受了奇耻大辱,愤然走出了大帐。

    范增听说项羽又去闯帅帐,就和钟离昧赶来了,正好遇见了项羽。范增见项羽怒气冲冲地走了,就和钟离昧后面跟着来到项羽的军帐,然后问上将军是怎么说的。项羽就怒斥道:“宋义匹夫,决意孤行,还是老一套,说什么要等秦军获胜再去交战!假如秦军败了,他就西进!这是打仗吗?这就是玩阴谋!”范增道:“请你息怒,我怕你鲁莽,所以赶来。上将军既然不去救赵,就得想个万全之策。”项羽就随口道:“杀了他,我来!”范增大惊道:“不许胡说!”然后百般劝阻了一番,道:“你暂且忍耐,接下来且看他如何行动?”项羽依然怒不可遏。

登陆7z小说网(www.7zxsa.com)阅读《英雄问鼎》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7zxsa.com]